温州新闻网_今日温州新闻头条

温州新闻网_今日温州新闻头条

http://www.wzhp.net

菜单导航

摄影记者文革拍摄负面照片不愿公布:这是要丑化国家

作者: 秦皇 发布时间: 2019年12月27日 11:45:21

核心提示:“另一方面我当然要去歌颂好的。你对外宣传,非得要把国家的伤疤给人家看,要丑化我们国家,有什么好处?”“文革”期间翁乃强拍的“负面”照片屈指可数……“负面”照片还没有公开过。

摄影记者文革拍摄负面照片不愿公布:这是要丑化国家

(翁乃强作品《大海航行靠舵手》,图片来源:南方周末)

本文摘自:《南方周末》2013年7月19日,作者:李晓婷,原题:《要歌颂,也得真实地歌颂:翁乃强“文革”时的摄影》

看完翁乃强的摄影展,观众要求和他合照,不约而同选在一张高宽均为1。8米的照片前。照片近景是挤挤密密的红卫兵,高举双手和红宝书,远景是国家领导人站立在天安门城楼,毛主席在最前,持帽挥手,就像站在一艘巨轮上指挥航行。

这是翁乃强最满意的照片之一,“比较有气势,能代表‘文革’初期的情况。”他为照片起名:《红卫兵:毛主席万岁,毛主席万岁。毛主席回应:人民万岁》。拍卖时更名为《大海航行靠舵手》。2006年华辰拍卖会,照片拍出了20.5万元人民币。

翁乃强1964年开始在日文外宣刊物《人民中国》担任摄影记者,1990年被调到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。2013年,他向中央美术学院捐赠143张照片,包括“大海航行”等一系列“文革”照片,5月31日到6月19日,照片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出。

“文革”期间拍摄和保存了许多负面照片的李振盛,欣赏翁乃强照片“强烈的美感和油画效果”,这些大部分反映“祖国山河一片红”和“莺歌燕舞大好形势”的照片,“很美好,挂在客厅里、卧室里都很好,有装饰性、有文化感”。

《老照片》主编冯克力则从当年的“宣传品”照片中读出了新的意味:“毛泽东好像在天上,和老百姓的距离拉得非常大,很形象地反映了毛和老百姓的距离,反映了当时对毛的个人崇拜、把他推到天上的癫狂状态。”

有来观展的小朋友,不解地问翁乃强:“‘文革’不是很黑暗,很残酷吗?”他们在展览上看到的“文革”图景,大多是红卫兵学习红宝书、重走长征路、知青开荒,或热烈欢快或积极正面,少见批斗、枪毙等惨烈场面。

“批斗会,审讯、处决犯人我没有拍。有一些是我没有赶上,另一方面我也不拍这些东西。”翁乃强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

见了八次,拍了八次

翁乃强把“大海航行”挂在工作室的一面墙上,现在看它,还是激动。

那天是1966年8月18日,毛主席第一次接见红卫兵。翁乃强早上七点从王府井家中步行到东长安街,一路穿过漫长的红卫兵队伍,来到天安门广场。在距离城楼一百米左右的观礼台上,翁乃强用一台禄莱120相机拍下了这张照片。红卫兵山呼毛主席万岁,汇聚到翁乃强的耳朵里,只剩一阵嗡嗡巨响。

“大海航行”的场景,翁乃强拍了三张。一张未公布——因为城楼上的红旗飘起,正好把毛主席挡在阴影里。另两张也都没有在《人民中国》发表,因为涉及中央领导人的照片都要送审,算上印刷和运去日本的船期,需要三个月,早就失了时效。杂志封面最后用的是红卫兵热烈欢呼的场面,没有毛主席。

毛主席接见红卫兵八次,翁乃强拍了八次。有一次,毛主席的车从文化宫出来,翁乃强拿起135相机取景,发现天安门高耸,把毛主席嵌在里面,背景很暗。他立刻蹲下,毛主席升高了,天安门降下来,这才按下快门。这是最后一次还是倒数第二次接见红卫兵,翁乃强已经记不清,只记得当时天已转冷,“毛主席穿着棉衣,叶帅也是穿着棉衣”。画面上,天空灰蓝,毛的神情疲倦。

这张照片的对面墙上,挂着“开发新知青点”。大概是2011年底,陈秀改从战友那里看到这张照片,认出了正中的自己。1968年7月20日,18岁的陈秀改去黑龙江大兴岛当知青。两三个月后的一天,她和营地战友坐船出发,具体是去哪儿,他们谁也想不起来。

本文地址:/wenhua/5847.html

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,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