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州新闻网_今日温州新闻头条

温州新闻网_今日温州新闻头条

http://www.wzhp.net

菜单导航

大家一起来护佑医生的心理健康

作者: 秦皇 发布时间: 2020年08月21日 13:43:30

大家一起来护佑医生的心理健康

本报记者 陆珏 周函 李静

身体不适,找医生。这是百姓的生活常识。医生也因此成为受人尊敬的社会职业之一。可是,医生也是普通人。当面临工作烦恼和压力时,他们的心理健康又该如何“医”呢?

非典型短镜头

花12小时做一台手术

——下了手术台感觉自己“被掏空”

8月15日一早,65岁的孙好婆突然觉得背部剧烈疼痛,被子女紧急送到苏大附一院。经检查,她被确诊为A型主动脉夹层。这是最危险的心血管疾病之一,堪比“不定时炸弹”。

在征得家属同意后,该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团队、麻醉科等迅速集结到位,开展手术。直到晚上8点,手术顺利完成,患者转危为安。

放下手术刀,主刀专家沈振亚回办公室休息了半小时,值班电话又响了。电话那头通知他,另一名心脏病患者的瓣膜置换手术要开始准备了。

沈振亚所在科室每天有3至5台择期手术,另外每周还有2至3台A型主动脉夹层急诊手术,因其复杂度极高,被称作“心脏外科手术皇冠”,每台手术时长基本在12小时左右。“碰到手术集中、连轴转时,下了手术台,只能走到哪是哪、抓紧时间眯一会。毕竟保证手术质量,是第一位的。”他说。

我市另一家三甲医院的医生方毅(化名)表示,由于现代手术要求非常精细,同时要对生命负责,自己每次站到无影灯下,就会主动调整状态,切换到精神高度集中模式,甚至集中到已然不知饥渴、不觉疲劳状态。“而当手术结束,尤其是完成得很顺利的情况下,整个人瞬间放松,身心反而有一种被掏空的感觉。”

记者观测报告

工作高强度快节奏、社会期望过高、工作与家庭不易平衡

——三方面原因让医生“压力山大”

方毅的感受,是许多医生共有的心理状态。

高强度和快节奏的工作、不规律的作息和饮食,这是医务人员群体的画像特征之一。而这正是影响其心理健康的重要因素。苏州市近三年的卫生健康事业发展情况公报显示,2017年全市医疗机构总诊疗人次数比上年增加368万人次,增幅3.95%;在此基础上,2018年又增加了211万余人次;到了2019年,全市总诊疗人次数直接破亿,增幅达4.35%。“除了门诊、查房、手术外,医生每天的工作还包括与患者家属沟通病情及手术方案、写病历、进行学术研究等,很多工作都是默默在做,在大家可视范围外。”市广济医院副院长杜向东告诉记者。

与此同时,医生需终身学习、搞研究、做课题、写论文,以期得到职称上的晋升和业务水平的提升。有调查显示,医生平均每天至少要花费1小时在学习上。“医学本身在不断进步。现在已被攻克的疾病,仅仅是冰山一角。更何况既定的诊疗指南,随着学习探索持续深入,仍需不断更新,可以说无止境。”杜向东说。

“医生这一职业,面对的客体比较特殊,是多变的疾病,是宝贵的生命。”市医学会秘书长谭秋生表示,医学是一门科学,但在具体医疗实践中因患者存在个体差异,诊疗结果有不确定性。各类突发和未知情况,会给医生本身带来精神压力。也正是因为疾病的不确定性,患者及家属又对医学的认识相对不足,对医疗效果的期望值过高,达不到期望就有可能产产生纠纷。工龄近20年的医生徐佩(化名)发现,患者和家属经常误认为医生是“药到病除”“妙手回春”“神一样的存在”,他从中却感到无形的压力。“过高的期待,反而会成为我们的包袱。”在我市某三甲医院医生曹煜(化名)看来,救死扶伤是医务人员的天职,能够挽救生命比什么都开心。但是部分患者对医生不理解,这让他们力不从心。

除了职业身份,医生也有家庭、生活,他们也是大家身边平凡的普通人。杜向东表示,客观而言,高强度工作学习会占据大量时间精力,如何去平衡工作与家庭的关系,以及调整自身无法陪伴家人的内疚感,成为摆在医生面前的现实课题。若协调不好,易伤及家庭关系,反而带来更重的精神负担。

市广济医院心理健康服务中心主任吴正言说,今年疫情发生后,一线医务人员普遍工作负荷重、心理压力大,但与之相矛盾的是,这部分人群中向心理援助热线等主动求助申请服务的寥寥无几。他们常采用情感压抑、隔离的方式来消极对待,吴正言分析,这可能与一线医务人员平时是“专家”“助人者”的身份角色有关。如因为心理问题对外求助,他们会担心自己显得“脆弱”“能力不足”。但他认为,这些长期压制和忽视的负面情绪,并不会自动消失,反而会转化为身体不适、心理倦态、工作效率下降,甚至影响人际关系,急需引起重视和关心。

专家诊断处方

“三联疗法”护佑医生心理健康

——安全感、获得感、幸福感缺一不可

本文地址:/jiankang/103126.html

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,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